欢迎访问万人堂心水论坛官方网站!
万人堂心水论坛
及时为客户提供周到、满意的服务。
万人堂心水论坛

除去年幼到青春岁月的前二十岁


 
  前年,虚岁四十岁了,淡淡地跟同龄的友说起,友说,那是虚岁,明明是三十九岁嘛。我想,是啊,还没到四十岁。我怎么变得着急起来。谁问起,便不再说四十,就说三十九。去年,又悠悠地说起,今年到底是四十岁了,友说,还没到生日呢,还不算。嗯,要满打满算,是还没到,我不急。今年,农历二月二十二,又到生日了,虚岁,周岁都过了四十,还说什么呢?友赖皮地说,我还没到呢,我邀请你跟我一起四十岁,你的不算正式的。我满意地无奈地笑了。两个赖在四十岁的门槛不愿往前迈进的女子,说笑里有着忧伤。
  
  人生过半,这样算来有些沉重。那是父母给的,我们在父母的庇荫下长大,不愁吃穿用度,那是父母的事,不愁人际关系,以为那些都透明简单的,那时候,天是蓝的,风是暖的,鸡蛋是笨的,猪是吃野菜的。那时候,高兴了就笑,就蹦蹦跳跳,不高兴就哭,坐在地上,蹬着腿哭。这样笑过,记得初中第一学期考了第一名,进得小区的大院门就开始小跑,老远就冲着在一楼阳台上做饭的妈妈喊,我回来了。大声问妈妈,你猜我考第几名?至今记得妈妈的笑容,并不急着回答我,任我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妈妈说第一名都写脑门上了,可不许骄傲啊。从此只报喜不报忧,至今离开家二十年,每一次都尽挑着高兴的事跟妈妈汇报。尽管越来越不容易,我依然努力着。不能在爸妈膝下尽孝,就努力让他们为这个女儿多高兴些,不让他们操心也好。而那次任性地哭也记得很清楚。爸爸工作的输油站所在的小村离镇上很远,每个星期站里会出车到镇上,让站里的人们买些日常所需。去的人多,便限制每家去的人数。那一次我想去,没去过镇上,我想看看镇上是什么样子,那时我大概六七岁,许是听了大孩子说起镇上的好,便一门心思也闹着要去吧。总之,爸妈不带我去,我就哭,开始只是试探地小声地哭,还不答应,就坐在地上蹬腿哭,再然后,就躺在地上打滚哭。车按时出发了,爸妈走了。没管我,我被邻居大娘扶起,还是哭。后来邻居大娘跟我妈说,这孩子气性太大,哭得都抽了,小手都僵直着,掰不开。那次之后,乡邻们给我起了“二老磨”的外号,虽然我极不喜欢,还是被邻居们叫了好几年。任性地哭,任性地笑,那是属于一个孩子的。这个孩子也是勤劳的。那时家里养着鸡鸭鹅猪,挖野菜,剁菜拌食,喂它们,都是我的事。那时冬天很长。每年我的生日都是在冬天还未尽的时候,天都依然还冷。鸡鸭鹅是要春天来了,天暖和了,才会开始开张下蛋。有一年,正在我生日的那一天,一只芦花鸡下了当年的第一个蛋。妈妈说,这是鸡知道你喂它,特意给你下的。给我煮了鸡蛋。那时的生活,没有这个蛋,生日就没有鸡蛋吃的。那个生日我吃到了煮鸡蛋,我高兴地哼起歌,走路都轻巧起来。我想那是我第一次过生日吃上鸡蛋。
  
  过了二十岁,工作以后,离开了父母,终于以一个独立的个体站在世间,我以为的自由,我以为的自主,就真的都是我的了。日子也如春风般,渐次温暖柔和。是的,是春风,我以为我是冬天生日的,不知从哪一年开始,对了,是我从小时候生活的松嫩平原来到了毗邻吉林省的辽宁工作,节气要差上十天到半个月,才有了季节上的差距。于是二十岁以后,我是生日便是在春天了。于是每每春暖花开,迎春花,桃花杏花开了,我便迎来这于我欣喜的一年。总想考验一下老公是否记得我的生日,可是徒劳的,每一年生日这天,或者生日头一天,妈妈都会打来电话提醒我,要煮鸡蛋,要吃面条,还有用鸡蛋滚滚运,我便幸福地应着。生日当天,也总是一大早就收到姐和妹的电话或者短信,问我做啥好吃的。老公便自然不会忘了,偶尔会像哄小孩似的,买来生日蛋糕,一家三口围着吃了。也会下厨房,很卖力气地做几个我爱吃的菜,一定有糖醋排骨,老公知道我爱吃。儿子会张罗着,妈妈你得许愿。我也会对着生日蜡烛,在心里默念身体健康,生活顺利,学习进步等等的美好的心愿。然后饱餐一顿。其实不老不小的过什么生日,就是一家人有个由头乐呵一下。便不再纠结老公是否记得。老公的工资卡都交给我,他手里经常没有什么钱。有几次我说生日想买一块表,都没买。老公给了两回让我买表的钱,后来却都没买。我想,年龄再大些再戴表吧,再戴几年我的一大堆手镯手链啊,也好显得年轻一些。
  
  年岁渐长,喜欢上了刘树勇的老树画画,老树画笔下有很多没有五官的脸。没有五官,表情便不得而知,任由你去想象他的哭,他的笑,他鼻子的大小,眼睛的明暗,嘴巴的张合是否露牙齿。他有一本漫画集叫《花乱开》,好一个花乱开,花都可以随意开放了,而我们追努力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有何不对。活到四十才明白。
  
  也不尽然,回头想来,我们都有了背负,才愈觉生活的担子的重量。小时候,儿子得过一回病,大概是两三岁的时候,忽然说肚子疼,不一会儿就吐起来,慢慢的哭声都弱了,在抱着他在医院的验血室B
  
  超室医生办公室上楼下楼来回奔走的过程里,都是我在抱着儿子。他爸和爷爷几次想接过儿子,我都狠狠地抱着没放手。后来确定是小儿肠套叠以后,处理完回家,心里久久地放不下来。后来还犯了两回,医生说是儿童常见病,没有大碍。便在心里暗想只要健健康康的就行。可是后来的日子,对于学习,有着无止境的希望。人总是这样,其实想通了,孩子健康快乐就好。总是告诉自己,不要贪心。四十岁了,可还是放不下。
  
  女人的心思更细密些。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,难免磕磕绊绊。一辈一辈这样的过来,充满着欢欣和叹息。父母也令人担忧地一年一年的老去,在他们面前,我从来没有这么焦急地希望时间慢些,再慢些。前些日子看到一个孤儿院的孩子在水泥地面上用粉笔画了妈妈,然后她就那么躺在地上妈妈的胸前,蜷缩着身子。泪涌上来,我好害怕,我害怕我也会成为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。所以近年回家的次数多起来。每回到家,还会跟爸妈睡在一铺炕上,熄了灯,我会悄悄地凑在妈妈跟前,用手去抚摸妈妈的乳房,它那么温暖,那么柔软,妈妈会拍拍我说,睡觉吧啊。于是我会一夜无梦。虽然四十岁了,有妈的孩子是块宝。我长到这么大了,妈妈老了,到还能依偎在妈妈怀里,我的眼里是含着泪的笑意。
  
  依然是个执拗的人。记得在外甥女高中毕业那年,姥姥坚决反对她要独自去草原游玩的想法,叫我来劝。我以她还未满十八岁为由,愣是拽着她要背走的背包不肯撒手,拉扯中,外甥女的长指甲划破了我的手。我一向开明,可这次,也是为了不让父母担心,外甥女是父母一手带大的,也是担心外女的安全,反正我是粗暴地拦下了要走的外甥女。后来外女在他爸的陪伴下去了草原。这是两年前的事了。在四十岁生日时提起,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一直那样的软弱和温柔,好像不是,我更喜欢平和淡然。
  
  如此,和儿子却是万般的耐心。从不抱怨每天起早,不嫌麻烦地做好早餐,晚上不时地提醒课业。朋友常说,等孩子毕业了,去外地了,你会想念现在的日子的。会吧,日子大致这样的,它有它的轨迹,到什么时候就做什么事,我想也不必慌张,尽管我时常为此忧虑。
  
  甚是欣慰的是还有几个感情甚笃的朋友,偶尔也会聚在一起喝酒聊天。友们给我起个外号赖赖,大抵是喝酒我最不行,常常不喝或者少喝。是酒量不行,又不肯耍滑将酒倒掉或者吐哪,便明着赖酒。友们便说着又赖,也便不再深究。却是在酒桌上留下了赖赖的丑名。
  
  男人四十一枝花,女人四十豆腐渣。四十岁是躲不开这句话的,却也不可怕,这是老话传下来的,那时六十就算是高寿。而今四十才是中年的开始。还存着很多想法。比如写多少文字,集字成册。比如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比如突破现有的桎梏,为了生活得更好,尝试做点什么。一枝花还是豆腐渣还真得看心态。做不了一枝花,就做有营养的豆腐渣。
  
  前日,看到一位小我一岁的的女性摄影师,举办了名为《非常一九七六》的影展的 。整个展览的片子都是围绕四十岁这个主题。包括儿时玩的小物件,和四十岁女人的身体,腰腹部松弛的肌肤,有了褶皱的肚腩,脸上的斑点和眼角的皱纹。没有惊讶,我也曾经在浴室的镜子前端详过自己,那些嚷着要去远方遇见自己的宣言统统坍塌,遇见自己很简单,正视自己的身体,也不想让灵魂去流浪,终其一生,人生的过程,不过是接受自己,悦纳自己,和自己和解的过程。所以,遇见真实的自己,无需诗和远方,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观众。就算皮肤不紧致了,眼睛不够闪亮了,唇色也没有了桃红,就算看不到腰了,头发不再黑亮,手指都不再修长。似乎有些哀怨,不去跟时光争,与时光和解,便是悦纳自己的过程。“言寡尤,行寡悔。”该是年龄渐长的心态。总是赖在四十岁,会成为笑话的。只是能赖在生活里,赖在爱情友情和亲情里,却是时间越长越好的。便也不讨厌这个赖字了。
  
  赖字有很多组合。百无聊赖,死求白赖,矢口抵赖,死皮赖脸,这赖字好像都是不太美好的字词,可是我总觉得这赖有依赖撒娇的意思,还有同时光和解的意思。人说会撒娇的女人会好运,若是我也学得会,倒是也不赖的。
  
  
[返回]   
上一篇:没有了
首页 关于万人堂 宁夏产品 设备中心 公司动态 行业资讯 供求商机
创之辉五金
万人堂心水论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8 技术支持: 宁夏吴忠市农产品有限公司
万人堂心水论坛服务热线:6671-86816681【
诚挚希望与新老客户建立良好的贸易关系